新华网 正文
“明”举牌“暗”现身 资本玩家李红星布新局
2020-02-14 09:19:26 来源: 上海证券报
关注新华网
微博
Qzone
评论
图集

  一边掐点举牌汇源通信,一边与威创股份“新主”交往甚密,与昔日盟友唐小宏分道扬镳后,资本玩家李红星卷土重来。

  2月13日,汇源通信股价高开低走,收出一根长阴线,前一日因股东——鼎耘科技二度举牌而搅动的上涨戛然而止。可在另一家上市公司,鼎耘科技及其掌舵人李红星却露出蛛丝马迹:1月21日,国信中数宣布入主威创股份,此前一个月,国信中数刚与鼎耘科技等“牵手”设立了合伙企业,2月10日,该入主方案涉及的豁免条款获得威创股份股东大会审议通过。

  在分析人士看来,李红星深谙资本玩法,在举牌汇源通信的同时,又与威创股份“新主”有交集,其操盘思路、后续操作都应重点关注。

  与威创股份“新主”交往甚密

  1月21日,威创股份公告,控股股东威创投资及其一致行动股东何小远、何泳渝日前与国信中数签署协议,后者拟通过发起设立并由其自身担任执行事务合伙人的合伙企业,受让前者合计持有的公司2.195亿股股份(约占公司总股本的4.22%),转让价款为14.56亿元,约合6.63元/股。该价格较公告前的收盘价溢价约40%。

  国信中数控股股东为北京国信新创投资有限公司(持股40%),系国家信息中心下属的全资子公司;华融资本持股40%,潍坊元禾持股20%。

  就在宣布入主威创股份前一个多月,国信中数与鼎耘科技一起成立了一家合伙企业。工商登记资料显示,2019年12月17日,鼎耘科技、国信中数及鼎耘投资(李红星控制另一企业)一起成立了潍坊国信鼎安股权投资合伙企业(有限合伙),后者也成为国信中数设立的4家合伙企业中,最新成立的一家。

  仔细阅读威创股份的易主公告可发现,国信中数拟受让股权的方式并非常见的直接买入,而是发起设立合伙企业,尽管其强调是“自身担任执行事务合伙人”,但其他合伙人有谁来担任?国信中数并未披露。

  记者查询发现,国信中数旗下4家合伙企业所涉及的所有合伙人中,仅有鼎耘科技算得上是“资本老手”。国信中数与鼎耘科技先设立合伙企业,再宣布入主威创股份,还将发起设立合伙企业来承接,李红星在其中发挥的作用令人浮想联翩。

  会否重蹈汇源覆辙?

  如果与威创股份“易主”还算牵涉不多,那李红星对汇源通信可谓倾心已久。汇源通信2月12日发布公告称,截至2月11日,鼎耘科技通过增持已持有1934.403万股公司股份,达到10%的持股比例,构成二次举牌。事实上,鼎耘科技在2019年三季度末便已持有汇源通信9.75%股权,在“休憩”数月后,才于2月11日买入49.27万股主动“撞线”,属于标准的掐点举牌。

  这不是李红星对汇源通信第一次出手。早在2015年11月,蕙富骐骥斥资6亿元从汇源通信原控股股东明君集团手中受让上市公司20.68%股权,成为第一大股东。后来李红星曾透露,自己那时已经介入运作。“运作汇源通信项目的核心团队有三人,唐小宏是幕后主导者,方程全程参与了壳交易的谈判,我负责募集了部分资金。”

  后来,李红星与盟友唐小宏、方程发生内讧,一度欲以北京鸿晓的名义入主汇源通信未果,后另起炉灶,转而通过鼎耘科技持续买入汇源通信股份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在李红星、唐小宏、方程三人2015年运作汇源通信时,披露在外的蕙富骐骥就被视为国资背景。那时资料显示,蕙富骐骥的普通合伙人是汇垠澳丰,后者有3名股东,分别是汇垠天粤(持股40%)、上海慧宇(持股30%)、广州元亨(持股30%),而汇垠天粤的实控人为广州市政府。可从事后信息来看,汇垠澳丰仅充当了通道,李红星、唐小宏、方程才是控制方。

  有了前车之鉴,此次国信中数宣布入主威创股份,似乎同样不简单。资料显示,国信中数成立于2019年3月15日,注册资本1000万元,在此条件下,其将如何支付14.56亿元交易款项?

+1
【纠错】 责任编辑: 杨晓波
新闻评论
加载更多
武汉必胜!
武汉必胜!
中国南极考察队拜访巴西费拉兹站
中国南极考察队拜访巴西费拉兹站
武汉:停摆的列车
武汉:停摆的列车
北京节后复工首日见闻
北京节后复工首日见闻


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9221125572220